环球网> 国际新闻> 独家> 正文

胡锡进:我像是这个时代一个不太入流的戍边者

2017-07-27 环球网 分享

【环球网综合报道】“常有网友留言,问老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打个比喻,老胡是这个时代不太入流的一个戍边者。”《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6日在其视频脱口秀《胡侃》节目中,没有回避,而是选择直面镜头,回应外界一些质疑声音。胡锡进坦言,前方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有一点对他来说是确定的:那就是自己必须要忠于的是中国的利益,而不是外国利益,或者所谓的“普世利益”。

“天很蓝,还有夕阳。让人想起毛主席那句诗: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胡锡进带着《胡侃》节目组来到了燕山深处的残长城一带,他在这里当了四年兵。胡锡进在节目中感慨说,自己好像是“这个时代不太入流的一个戍边者”。

胡锡进认为,自己站在了国家利益的边关上,守着一个烽火台。在他看来,边关有边关的逻辑——这里有很多烽火连天的记忆,也会有更多警惕。“我已经很久没看网络综艺了,也不知道最热播的网剧、最热门的IP是哪些。我每天就时政新闻写社评,我长期关心的那些事,刻画了我的价值观和信念。”他说。

作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与他所领导的这张报纸,在当下中国复杂的舆论场中无法规避一些质疑和批评。胡锡进对此坦言,自己的价值观和信念可能不被一些人接受,会觉得他有点怪,甚至骂他、怀疑他做事的动机。但在胡锡进看来,国家利益的边关的确存在,烽火台也绝不是“蒙人的摆设”。他直言,烽火台是中国社会安享和平繁荣时,缺少不了的一个岗哨。“我敢说,我和《环球时报》恪尽职守了,烽火台是我们的信仰。”

“一些人质问我:你保卫的是谁?他们总是试图告诉我,我应当保卫他们所希望的那个中国,而不是现实的中国。他们在给我上道德课!算了吧,你去问问古往今来的戍边者,他们的中国只有一个,他们不分商贾穷人王侯百姓,他们的国家永远是一个整体。”

胡锡进是个“边关迷”,他去过长城的几乎每一段,也去了中国的很多边疆地区。胡锡进最后在节目中表示,可能有人会认为他“自作多情”,但从穿军装到当战地记者,他一路“自作多情”到今天,会一直坚持做自己。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