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纯、纪昊楠:英国对华关系将向何处去

2020年对英国来说麻烦不断,而且麻烦还不小。

英国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无需多说,连首相约翰逊都坦言这对英国是一场“灾难”。疫情还掐断了英国经济的“约翰逊景气”。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英国今年第一季度GDP比前一季度下滑2.2%,4月份英国经济暴跌20.4%,是有记录以来单月最大跌幅,其萎缩幅度是2008年至2009年经济危机期间下降幅度的3倍。英国央行此前预估,今年英国经济可能将萎缩14%,创下逾30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在国际方面,英欧谈判仍陷僵局,依然有“硬脱欧”的风险。连过往对英国态度温和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趋于强硬,“英国必须承受与欧盟关系减弱的后果”,这让英国有些措手不及。涉及劳工、环保等标准的“公平竞争”、有关金融业务的“等效监管”议题仍然没有协议,伦敦金融城的地位依旧悬而未决。特朗普治下的美国鼓励英国脱欧,更多是出于拆散欧盟的心机,希望多个“跟班”而已;双边贸易协定谈判曙光未见,英国注定难讨便宜,英美“特殊关系”名实难副。事实上,连英国人自己都对英国所处的内外局势有所担忧。《卫报》分析称“全球英国只是幻觉”。这个昔日“日不落”国家的确到了该做出抉择的“十字路口”。

在暗流涌动中,无论是出于经济利益还是国际形势,加强中英关系都应当是“全球英国”应有之义。强化与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科研合作,无疑也符合最近出炉“约翰逊新政”的“建设、建设、建设”方向。却无奈,英国各派势力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想尽办法捞取政治资本。外交大臣拉布、内政大臣帕特尔,做过人权律师的工党领袖斯塔默,以及抵制移民的保守党强硬派后座议员,都与约翰逊有着大大小小的分歧,使英国对华政策未能摆脱殖民时代的意识遗产,呈现出持续的“纠结”,近来频频在华为5G和香港问题上对中国说三道四。

看着英国颇有点“江河日下”的国势、“茕茕孑立”的身影和“四面出击”的外交,人们不禁要问:英国要做什么?英国向何处去?

显然,面对综合国力下滑的事实,英国亟需坚守实用外交的理念,以国家利益为重。在脱欧与疫情的双重冲击下,英国迫切需要提振经济表现、创造就业岗位。对于第三产业占主导,以金融、文化产业闻名于世的英国来说,投身波诡云谲的大国博弈、充当超级大国的马前卒、不愿抛却殖民时代的旧梦,绝不是明智之举。相反,凭借其经济体量与开放的文化心态,扮演自由贸易“桥头堡”,吸引各路资本与技术才是英国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正如19世纪保守党领袖迪斯雷利所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保守党自卡梅伦执政以来,尤其是约翰逊上任以来,主动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展开自贸谈判、成为亚投行创始国、制定“全球关税”政策等等,均展示出了英国拒绝封闭、走向全球的战略眼光。面对反复无常的盟友美国,英国政府一方面在美国施压的国际议题上喊喊口号,维持“英美特殊关系”;另一方面在自由贸易、气候变化、伊核问题、数字税等国际议题上不屈从于美国的施压,疫情中注资世卫组织更是与美国相背而行。此前面对中国,英国政府尚能摆出务实的态度,亚投行、沪伦通,中英合作成果不负“黄金时代”之名,符合英国的利益。当此内外交困、英美英欧龃龉不断、讨价还价之际,英国更需坚持此前开放的全球视野与积极的对华态度,摆脱旧有殖民大国心态的“负资产”,与中国展开对话与合作。

工业革命、自由贸易、实用外交是英国数百年长盛不衰的法宝,而今国际社会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英国能否恪守自由贸易的承诺,遵循国家利益的准绳,走出一条独立自主的全球化发展新路?对于首相约翰逊及其领导的内阁来说,能否维持战略定力和展现政治智慧,准确把握英国的国内矛盾与国际角色,从全局性战略视角和英国长远利益考量出发?让我们“听其言、观其行”,对英国这位中国的“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拭目以待。(作者分别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学生)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