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被问及为何“对华沉默”,德经济部长:我们又不是世界的道德导师

【环球时报记者 青木 陈一 柳玉鹏】“民主不是贸易的唯一导向”“我们不是世界的道德导师”,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11日在《法兰克福汇报》刊登的专访中对中国的表态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和争论。近来华盛顿千方百计想拉欧盟共同对付中国,一些国家开始有些顶不住美国的压力。但美国的施压在德国这个欧盟最重要国家身上显得很不顺利,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国防部长卡伦鲍尔等多数高官不愿在香港等问题上“强硬谴责”中国。默克尔日前不点名批评某些国家用“谎言和散布虚假信息”来抗击疫情,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为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背后插上一刀”。

“我们不是世界的道德导师”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11日刊登了对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的专访。这篇专访很大一部分都围绕中国话题进行。《法兰克福汇报》此前曾激烈批评政府在香港等问题上“为何沉默”。该报记者以香港话题为引子,质问德国政府“为何不愿明确批评北京”。在访谈中,面对“德国为何不考虑像当年对俄罗斯一样考虑对华制裁”的提问,阿尔特迈尔表示,欧盟的贸易政策从来就不曾“只以对方国家是否民主作为唯一导向”。他称“我们不是世界的道德导师”,但他也表示,相信只有当基本的法治原则得以贯彻时,中国经济才能取得长久的成功。阿尔特迈尔还说,尽管为人权发声非常重要,但也必须认识到,世界上很多人“并不总是和我们有着相同的观念”,因此旨在促进稳定、减少冲突的国际合作与贸易就凸显重要性。

在访谈中,阿尔特迈尔还提到了华为问题。阿尔特迈尔表示,法国、英国也都没有彻底禁用华为,因此德国也不会在没有明确证据表明国家安全受威胁的情况下将华为排除在5G建设之外。他同时强调,欧洲需要在这个领域增强自主性,正在考虑打造一个自己的5G产业共同体。

“德国之声”称,最近几周,德国政府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在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尤其是围绕香港国安法出台,德国政府只做出了“担忧”的表态,受到了国内外的抨击。在野的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声称,在面对中国时,商业利益和民主价值观“不应该相互对立”,“我们不能让我们的价值观被收买”。

对于德国政府是因商业利益而“出卖”价值观的说法,被称为“默克尔接班人”的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并不赞同。卡伦鲍尔日前在参加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与欧盟合办的网上国防论坛时,不断被主持人追问对中国的态度以及是否会“庇护港人”等问题。卡伦鲍尔强调,欧盟对中国的态度首先须正视几个事实:第一,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几个“运行状态良好”的经济体;第二,中国仍是世界各国在处理重要问题时的重要合作伙伴,例如气候变化等议题;第三,中国依旧是欧盟重要的经济伙伴。

在近期有关香港国安法的问题上,德国的态度不如美英等国那么激烈。主持人追问,在本月初正式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德国是否会用更加正式的态度“谴责中国”,卡伦鲍尔称:“我们知道,要想用词激烈一点是很简单的事情,这会让一些人内心感觉良好,但我们同时也知道,这样做会阻断所有的接触,妨碍后续所有可能产生的影响。”

默克尔“插上一刀”?

与对待中国的态度不同,德国政要近来与美国政府的分歧十分明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日称,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能听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有关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演讲,肯定会感到耳朵发烧。默克尔9日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时表示:“一味地撒谎、散布虚假消息,无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煽动仇恨和不安情绪也无助于抗疫……否认事实真相的民粹主义正在显现其局限性。”CNN称,默克尔曾是一位科学家,她坚强、冷静、克制且尊重事实,而特朗普完全不具备上述任何一种品质。特朗普曾公然在电话里骂默克尔“愚蠢”,默克尔用事实反驳他的咆哮。尽管默克尔可能不会对特朗普大喊大叫,但她知道如何在他背后插上一刀。

美国CNBC网站11日刊登大西洋理事会总裁肯普的文章称,默克尔把对华关系作为其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的外交基石,是由于德国的制造业基础越来越依赖中国的市场。报道称,自从默克尔2005年执政以来,德国对华出口增长了5倍多,达到了1250亿美元,这使中国成为德国的第一大市场。美国只是德的第三大市场,双边贸易额大约为780亿美元。

不过,把德美关系变差归因于领导人的性格或经济利益,并不能代表德国甚至欧洲普通民众的感受。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进行的最新民调显示,几乎整个欧洲对美国的好感度都在急剧下降,丹麦、葡萄牙、法国、德国、西班牙都有约2/3的受访者说他们对美国的看法变得更糟糕。

对德国而言,究竟是与美国还是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更重要?美国皮尤研究中心与德国柯尔柏基金会日前共同进行的调查显示,37%的德国受访者选择美国,36%的人支持中国,另有13%的人认为两国一样重要。德国《世界报》称,二战结束75年后,鉴于这一趋势变化,几乎可以认为,传统的跨大西洋合作关系正在衰落。

“美国纸牌屋摇摇欲坠”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学者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等西方一些政客和媒体把德美或欧美关系变差,怪罪于德国和欧洲更看重中国的市场等经济利益而忽视了共同的价值观。但从某种角度来看,尊重事实和真相,拒绝煽动仇恨和对抗,尊重伙伴的利益,共同合作应对疫情、全球变暖以及经济等世界性危机,何尝不是一种共同的价值观?

“德国之声”驻华盛顿记者站主任波尔11日罕见地严厉批评美国称,13万美国人丧生,染疫人数激增,然而特朗普仍拒绝下令采取强制隔离措施。文章称,特朗普正在把美国引向深渊,而回避事实是美国抗疫失败的死穴。文章称,美国只愿看到符合己愿的东西。特朗普无视不符合其政治算计的事实,必要时甚至不惜造假。直到新冠疫情危机暴发,这一手段相当管用。被美化的经济增长和就业数字越来越好看,其支持者也为他们在白宫有这位强人大为兴奋:终于能让整个世界好好看看,一切都首先考虑自我的美国原来可以如此威风。但谁料来了这个致命病毒,它无法看到,无法控制,于是美国整座金灿灿纸牌屋瞬间摇摇欲坠。

实际上,“美国优先”和一国独霸显然不是特朗普一个人或美国短期的政策和表现。德国外长马斯日前感叹:“认为美国选出一位民主党总统后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会回到过去的每一个人都低估了这种结构性变化。”俄罗斯《报纸报》11日引述德国政治学者拉尔的话称,“美国优先”的政策正迫使德国和欧洲开始意识到有必要离开美国获得更大的独立性。拉尔强调,美国在世界上的单边主义和利己主义使德国人和欧洲人感到恐惧。他们开始希望远离美国。默克尔非常清楚,如果美国在各个方面不再是欧洲的支持者,那么就必须重新开始,并以不同的方式与俄罗斯和中国进行合作,以解决世界存在的许多问题。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