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扮演“陈局长”“汪领导”,骗取健身房老板400余万元!

因做生意遇到难题,男子经哥哥的前女友介绍认识了“领导”,以为只要出钱就能将事情摆平,不料落入了一场更大的骗局,前前后后被骗400余万元。日前,上海市杨浦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王丽(化名)提起公诉。

“热心”姐姐登场

老家在南通的吕先生近年来生意一直做得不错。2016年8月,吕先生准备将事业往上海发展。“我在上海开了一家健身房,需要办理装修许可证,便向周围的朋友咨询如何办理。”就在这时,王丽主动找上了他。“我认识一个局长,专门负责拆迁,你只要给他点好处费,这事就能轻松摆平。”王丽是吕先生哥哥的前女友,得到她的“热心”帮助,吕先生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想也没想立即答应了下来。

通过王丽的介绍,吕先生加上了“陈局长”的微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并向“陈局长”打款好处费1万元。然而,时间过了好一阵,吕先生却始终未收到好消息。

直到一天,“陈局长”突然在微信上主动联系吕先生,表示最近经济上遇到了些困难,想借些钱,数额在一两万元左右。“陈局长既然向你开了这个口,他肯定是遇到了难处,而且你以后生意上不还需要他帮衬么!”吕先生在询问王丽后得到了这样的回复,于是便向“陈局长”转账2万元。

两个月后,吕先生自己通过正规途径办好了装修许可证,遂向“陈局长”提出了新的想法。“黄浦有块新的健身房场地需要竞标,您能不能帮我走个捷径?”“没问题。”“陈局长”应了下来,“但这事可比许可证难办!”看懂了“陈局长”话里的意思,吕先生二话没说又打了一笔好处费过去。

然而,没过多久,“陈局长”又来借钱了。“你上次不是想搞个新的健身房场地,这事我已经找人盯着了,但是我现在遇到了麻烦。”“陈局长”称自己生病住院了,手头暂时无法周转,想要借款50万元左右。面对这样一大笔钱,吕先生有些犹豫了,就在这时王丽找上了门。“你拎不清么?他给别人办成了这么多事会缺这点钱吗?你别忘了你还有项目要他帮忙。”与此同时,王丽还以要去照顾“陈局长”为由向吕先生借了10万元,“等他出院这钱准保立马还你。”

然而,事情并没有吕先生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这个事情有点麻烦,陈局长身体又不好,你别着急,再给他点时间。”王丽在电话中支支吾吾,面对质疑更是百般搪塞而过。

“局长”又推荐了“大领导”

2018年3月,吕先生得知项目的事情黄了,便以要去老家买房为由要求“陈局长”还钱。“我有朋友在南通,可以帮你搞到内部房价,你先去看房,看中哪里告诉我就行。”“陈局长”这次表示绝对没问题。随后的几个月内,“陈局长”以疏通关系、购房定金、物业停车位等理由向吕先生索款45万余元,然而买房的事情却仍然迟迟没有进展。

同年9月,“陈局长”告诉吕先生自己因身体原因要退位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的姑父是市里的大领导,他可比我厉害多了。我的事情他一定会上心的。”于是通过“陈局长”的介绍,吕先生又加上了“汪领导”的微信。

“陈局长”发给吕先生其与姑父“汪领导”的聊天记录。

“汪领导”发给吕先生其与房屋销售的聊天记录。

“我会帮他把你这事办好,你不用担心。”随后,“汪领导”经常向吕先生发送其与销售人员的聊天记录,表明事情推进的进度。终于,10月初,“汪领导”为吕先生带来了“好消息”。“可以签合同了!”“汪领导”向吕先生发送了一份购房合同证明,“你把购房款直接打给我这边,身份证复印件都发给我,我会以我的名义出面给你买房。”吕先生再三犹豫,还是将100多万元的房款打了过去。

“房子已经买好了吗?”房款打过去后,吕先生多次询问,然而“汪领导”却又以各种理由不断拖延购买。吕先生心下生疑,开始不安起来。“2020年初,我找人去开发商那里查询,发现根本就没有我的购房记录。”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吕先生立即报案。

“他”“他”都是“她”

2020年3月底,王丽被抓获。“陈局长和汪领导都是我虚构的。”王丽供述称,刚开始虚构“陈局长”,就是想骗点好处费,没想到自己越来越“上瘾”了。“刚开始我是以自己的名义和陈局长的名义向他借了近100万元,等他问陈局长要钱的时候,我已经将骗到的钱悉数花光。”正好吕先生需要买房,于是王丽又顺水推舟虚构出了“汪领导”这号人物。

“难怪,我每次提出要去探望生病的陈局长,王丽总是以她会替我好好照顾为由拒绝我。我屡次要求和汪领导见面详谈购房事宜,也总是被他以公务繁忙推托。”吕先生恍然大悟道。

此外,王丽还交代称,为了取得吕先生的信任,自己还以200块钱的价格找人冒充“汪领导”的助理。“因为他一直催促我买房的进度,又总是提出要和汪领导见面。我怕他起疑,只能找人冒充助理和他见了一面。”

经查,王丽虚构“陈局长”“汪领导”身份,以帮助吕先生办理许可证、竞标、请客打点、以优惠价购房等为由,共诈骗其400余万元。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朱 珠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