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承认法国对卢旺达大屠杀负有责任,幸存者希望得到“明确道歉”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李永群 青木 任重】法国总统马克龙27日在访问卢旺达时,承认法国对1994年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灭绝负有“巨大责任”。“一个非洲国家和一个曾经的殖民宗主国对历史上的罪行达成了共同理解,这实属罕见”,《纽约时报》评论称,自2017年上任以来,马克龙就试图“重置”与非洲国家的关系,而这次与卢旺达的和解是他在“与中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争夺非洲影响力”方面“最成功的尝试”。当今世界,大国在非洲的竞争并不新鲜,但如果考虑到在这块大陆上有近20国说法语、14国使用西非法郎,还有数国至今依靠法国军队,而戴高乐时期签署的一些条约在多个非洲国家依然有效,那么就不应低估马克龙对非洲的雄心,尽管一些媒体认为他并不能再现“法非共荣”的景象。

“最有力声明”,但不是道歉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7日报道,马克龙当天历史性访问卢旺达。本次出访的目的是实现两国外交紧张的最终和解。因1994年法国在卢旺达的图西族种族灭绝事件中的作用,导致双方长达超过25年的外交紧张。

当天马克龙在基加利凭吊了卢旺达图西族遭种族灭绝大屠杀纪念馆,并发表长篇讲话。他表示,法国在卢旺达有“一个角色、一段历史和一项政治责任”。它有责任正视历史,承认它长期以来让沉默战胜了对真相的审视,从而给卢旺达人民带来了痛苦。法国实际上是站在种族灭绝政权一边,法国在导致最坏结果的漩涡中应承担“压倒性的责任”。“今天,我怀着谦卑和尊敬的心情站在你们身边,就是承认了我们的巨大责任”。马克龙虽然提到“责任”,但强调法国并非同谋:“那些在沼泽地、山丘、教堂里出没的杀手并没有法国的面孔。法国不是帮凶。流淌的鲜血没有玷污法国的武器,也没有玷污法国士兵的手,他们也用眼睛看到了难以启齿的、包扎好的伤口,并把泪水忍了回去。”

马克龙的表态得到了各方不同的反应。卢旺达总统卡加梅赞扬马克龙的话“比道歉更有价值:它们是真相”。 法媒称,这是到目前为止,法国领导人在承认责任方面作出的“最有力声明”,而卢旺达是马克龙重塑法国在非洲形象战略的核心。但大屠杀幸存者组成的“伊布卡法国”协会主席艾迪安认为,幸存者希望得到“明确的道歉”。在幸存者协会工作的卢旺达研究员穆耶苏里则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最重要的不是他在纪念活动中说了什么,而是将采取哪些行动——司法和立法行动。”法国一直被指责允许胡图族犯罪者离开卢旺达,并让他们中的一些人多年来安逸地生活在法国。

马克龙的雄心

《纽约时报》27日称,在欧洲城市里殖民时代人物的雕像纷纷被推倒之际,马克龙以重新审视痛苦的历史篇章来“重置”与非洲国家的关系,他找到了一个合作伙伴,那就是卡加梅。对卡加梅来说,双方的友好关系有望吸引法国的投资,以及加强与其他法语国家的关系。

此次随马克龙访问卢旺达的有包括欧洲卫星通信公司在内的15家法国顶级企业的高管,据卢旺达《新时代报》28日报道,他们有兴趣扩大其公司在卢旺达的足迹,已确定的投资领域包括卫生、物流、能源、信息通信技术和农业。法新社27日称,解决过去的问题将最终打开新的一页,马克龙将比他的前任们走得更远。28日在结束对卢旺达的访问后,马克龙前往南非与该国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晤,然后前往比勒陀利亚大学启动一个支持非洲疫苗生产的项目。

据法新社报道,马克龙将在南非为法国企业做宣传,他和拉马福萨还将讨论莫桑比克北部的安全危机,那里血腥的武装叛乱已经进入第4年。

《纽约时报》称,此次访非马克龙只选择了卢旺达和南非,不在任何前法国殖民地停留。法国在非洲大陆的经济活动越来越少地集中在讲法语的非洲,而更多地面对东部及南部非洲。2019年,马克龙在埃塞俄比亚承诺为修复遗产提供资金,并签署军事合作协议;与肯尼亚签署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协议,并承诺为内罗毕修建一条通勤铁路。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7日称,马克龙明确表示,他对非洲的关注超越前法国殖民地。2018年他访问尼日利亚,在著名的“非洲圣殿俱乐部”跳舞,会见年轻的科技企业家,他还支持非洲文物的回归,但当他将非洲的挑战归结为“文明的挑战”时,暴露了自己的一些偏见。由于利益范围如此广泛,很难解读马克龙在非洲大陆的目标。目前,他正寻求投射影响力、建立新的联盟、修补旧的裂痕,并缓和国内的移民问题。

“法非共荣”时代重来?

不知是不是受了马克龙的触动,就在28日,德国宣布在经过近6年的谈判后与纳米比亚达成和解协议。德国政府首次承认殖民占领期间在纳米比亚犯下了种族灭绝罪行,同时承诺提供价值11亿欧元的“经济援助”。德国曾于1884年到1915年对纳米比亚进行殖民统治,并在1904年到1908年间屠杀了数以万计的当地原住民。德国外交部长马斯28日表示:“我们将以现今的观点正式称这些事件为种族灭绝”。法国“24小时”新闻称,这会让德国在非洲“走得更远”。

而非洲对于法国是更重要的。《纽约时报》称,法国的国际地位很大程度上来自其对前非洲殖民地的影响力。“德国之声”称,法国的前非洲殖民地已经独立60多年,但法国的影响力依然无处不在。非洲许多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从法国引进的。法国在非洲有相当大的军事力量,支持和稳定着一些国家的政权。法国在非洲大陆拥有1100家公司、约2100家子公司及仅次于英国和美国的第三大投资组合。法国还保留着对一些国家自然资源的优先取得权和获得政府合同的特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些国家学校教科书的内容仍由法国决定,过去非洲国家最多将外汇储备的65%存入法国国库。西非法郎目前仍在8个西非国家和6个中非国家使用。法国近期与8个西非国家达成协议,将用一种新的西非单一货币代替西非法郎。根据该协议,西非国家中央银行将不再需要像现在这样将其外汇储备的一半存入法兰西银行。

尽管如此,外界并不都看好马克龙在非洲重塑法国形象的努力。英国《卫报》批评马克龙与被西方民主派人士视为“侵犯人权独裁者”的卡加梅做交易。《纽约时报》称,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受到新兴国家挑战,“俄罗斯和土耳其正在社交媒体上煽动非洲的反法和反殖民情绪,中国正在象牙海岸获取更多商业利益”。法国《非洲报告》杂志称,法国给非洲“提供不了什么新东西”,也没有资源来维持其在非洲的雄心壮志。英国《金融时报》甚至称,马克龙重启法非关系的尝试到目前为止是失败的,法国军队在非洲陷入反恐战争的泥潭,法国外交官也卷入了几内亚和马里等资源丰富的前殖民地的棘手政治,在科特迪瓦,马克龙被指责干涉政治。这些问题可能会给马克龙抛弃殖民主义包袱的努力蒙上阴影。“法国与非洲的关系显然已经告别了过去的‘法非共荣’”。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

展开阅读全文
责编:杨阳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