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兴春:臆想“新四方”,暴露印度心虚

当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在美国撤离之后阿富汗局势将如何发展时,印度国防问题研究学者提出,围绕阿富汗问题,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和伊朗可能形成“新四方”机制,类似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四方安全对话”。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政治军事分析员也附和称,印度学者所言的“新四方”格局不是没有可能。

美国及其盟国不负责任地撤离阿富汗后,留下了千疮百孔的烂摊子。阿富汗未来是实现和平稳定,还是继续动荡不安,首当其冲影响到周边国家。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和伊朗是阿富汗最重要的四个邻国,在维护阿富汗和平稳定上有共同期冀。

从阿富汗的历史和现状来看,外国势力始终在阿富汗以某种方式存在,有些还会产生破坏性作用。像中国这样坚持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大国是少数。如果外国为了自己的目的分别支持阿富汗不同派别,必然会让阿富汗再次陷入分裂和内战中。外国要在阿富汗发挥建设性作用,遏制某些域外国家在阿富汗搞破坏的企图,就必须要协调形成统一立场。

中国参与了多个阿富汗问题协调机制,如“中俄美巴四方会谈”“中巴阿三国外长对话”等,“中俄巴伊”四国开展协调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四国协调的主要作用是促进阿富汗的统一与和平稳定,而非借阿富汗问题组建“新四方”机制去反制“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

以“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为支柱的“印太战略”主要目标就是针对中国,这几年“四方对话”发展得很快,今年3月四国首脑举行了首次视频峰会,还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召开面对面的峰会。目前,四方正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关岛附近海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军事同盟的雏形已经显现出来。然而,除了开峰会造舆论,搞联合军演造声势外,美国并不愿意投入太多,更多地是想分而治之,挑动亚洲人斗亚洲人。印度这两年积极参与“四方对话”的意图是想借助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力量来抗衡中国,如果中印真的发生严重冲突,能从美日澳等获得多大程度的帮助,印度心里根本没底。

“四方对话”不仅企图分裂亚洲,还让东盟在亚洲事务上被边缘化。这几大因素都决定了 “四方对话”走不远。中国需高度重视美日澳印构成军事同盟的潜在威胁,但远未到需改变自己长期以来的不结盟外交,去组建一个类似的同盟来反制的程度。而印度为什么会对完全不存在的“新四方机制”感到担忧呢?

首先,印度过去20年追随美国在阿富汗投入很大,意图扶持一个“亲印反巴”的阿富汗。现在塔利班重新在阿富汗掌权,被印度视为是巴基斯坦的胜利,不但让印度的经营打了水漂,还担心极端势力可能转移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攻击印度。

其次,印度告诉俄罗斯,其参与“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是针对中国,但俄罗斯清楚,美印日益深化的军备合作会把俄罗斯挤出印度武器市场。这两年俄罗斯与巴基斯坦关系持续走近已经让印度感到忧心。

再次,印度和伊朗本来没有矛盾,伊朗还是印度伊斯兰外交的重要对象。然而,印度倒向美国必然要配合美国的外交战略,这几年印度应美国制裁伊朗的要求,大量减少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对印伊间信任产生了很大破坏。前不久印度外长苏杰生专程出席伊朗新总统莱希的就职典礼就意在修复裂痕。

由于印巴在阿富汗问题的立场上严重对立,加上这几年印度积极联美抗中,如果“中俄巴伊”就阿富汗问题形成新四方机制,可能会让印度被排除在未来阿富汗事务之外。可见,印度决策圈部分人对印度参与“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后果,对于印度倒向美国的代价产生了新的想象。

印度人的语言能力特别强,很多专家学者都善于造新词、提新概念,善于在地球仪上连线给自己制定“战略”,臆测他国战略。外国学者也时常会被印度学者提的“战略”吸引,久而久之才发现多是纸上谈兵的“概念”炒作。十多年前因为中国在缅甸、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参与建设当地的港口,印度地缘战略学者就可以把这几个点连接起来说成是中国包围印度的“珍珠链战略”。现在,看到中俄巴伊可能在阿富汗问题上协调合作,而印度又确实做了对不起这几个国家的事情,一心虚就想出来个“新四方”机制。(作者是四川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成都世通研究院执行院长)

展开阅读全文
责编:袁小存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