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亮:越南露出“玻璃经济体”一面

相较于近些年不绝于耳的越南“投资热”,近期越南却呈现出另外一番景象,工人逃离、企业停产,外国投资、产能撤离或至少从越南进行分散。很多人不禁问,越南制造业和投资市场何以“冰火两重天”?笔者认为,这多少挤出了之前越南“投资热”的一些水分,使越南露出“玻璃经济体”的一面。

客观地说,2020年越南比较好地控制了新冠疫情。但2021年7月以来,变异病毒在越南全境开始传播,病例和死亡人数一路攀升,越南南部人口聚集的工业区,例如平阳省和胡志明市正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市。越南为了兼顾疫情防控和经济生产,推动工业区企业执行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住宿的“三就地”防疫模式。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并非所有企业均能承担,更多工厂和企业选择停工。于是,数百万越南工人迫于无生计或疫情风险逃离工厂聚集地区。

工人匮乏导致企业和工厂开工率普遍不足,越南的外国投资者因此饱受损失。这一方面反映出越南当前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基础性角色,但更揭示出有着“玻璃经济体”一面的越南在备受挑战的全球供应链中仍是一个薄弱环节。

在概念上,全球供应链指的是将产品生产出来并交付到消费者手中所需的商业和运营网络,环节覆盖零部件制造、劳动力供应以及跨越国界和海洋的货物运输等等。我们知道,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如其来和全球大流行导致供给端和需求端均呈现出急剧下滑的局面,这进一步引发全球经济深度衰退。但到了2021年,新冠疫情在疫苗快速开发和普及的情势下总体得到遏制,全球需求端迅速反弹,这就需要全球供应链对此迅速作出反应。然而,这对于在越南的公司、工厂来说却构成了问题,所需劳动力不足、产能不足和物流效率低下让在越制造业工厂越来越“无能为力”,也迫使投资者和跨国厂商不得不尽快进行生产体制调整,将部分投资转移出越南或将产能分布到其他国家。

虽然目前越南制造业呈现出的问题直接诱因在于疫情,但越南早已受到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一些国际组织的警告。IMF总裁曾直言,一些新兴市场难以摆脱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和市场危机,特别是债务率高和财政收入困难的国家,它们存在偿还债务的巨大压力,其中就包括越南。汇丰在研究报告中也曾警告,越南可能会被列为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因为它的债务逼近国内生产总值65%的债务比例上限。有分析甚至认为,越南现在或已陷入外资撤离的困境,存在经济倒退的风险。越南经济发展尤其制造业的“脆弱性”由此可见,这也是越南仍是全球供应链薄弱环节的关键原因。这意味着,越南一时仍难摆脱“玻璃经济体”的一面,其“世界工厂”的梦刚刚开始。(作者是东博智库高级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院长)

展开阅读全文
责编:袁小存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