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接连遭袭,德国这是怎么了

从7月18日到24日短短一个星期内,德国连续发生四次恶性袭击事件,经历了“恐怖一周”。因为凶犯都有难民或移民背景,德国政府的难民政策再次受到空前质疑。虽然表面上看难民或移民“难脱干系”,但深究背后本质不难看出,难民只是问题的结果,而原因则多元复杂,至少涉及以下方面:

一、国际干涉主义与恐怖主义存在必然联系。国际干涉主义破坏了主权国家的政府和边界,使一国的问题迅速蔓延成区域问题。美国推动的“民主化”进程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导致极端恐怖势力在中东北非地区肆虐。被迫逃离“民主化”失败地区的民众进入欧洲成了难民,但他们发现欧洲的门不好进,进来也不好受。加之恐怖组织影响,其中一些难民就很可能变成恐怖分子。据报道7月24日巴伐利亚安斯巴赫恐袭凶手就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其避难申请被拒,多次被要求离开德国,已经“走投无路”。

二、被称为社会稳定支柱的中产阶层在德国不断萎缩。统计显示,德国中等收入阶层数量正在持续减少,过去15年里减少了550万人,而且这种趋势还在加剧。虽然基于技术进步等要素,德国全社会的财富不断增长,但再分配的制度调整越来越有利于垄断的大企业大资本,中产阶层难获其益。政策失误、结构失衡导致贫富不均、社会分裂、底层上升机会越来越少、犯罪率不断攀升。有人说违法移民提升了犯罪率,但对一个1/5人口都是移民或有移民背景的国度,再区分是否为“德国原居民”无助社会治安改善,只能加剧社会分裂。富国的贫困现象更具撕裂力量,青少年更易受到侵蚀和伤害,其中一些孩子因贫穷而被“另眼相看”甚至受到欺侮,忍无可忍之时便肆意报复社会、走向极端。7月22日慕尼黑惨案的凶犯就属此类。

三、网络技术主义加剧恐惧蔓延,甚至诱发极端行为,变成恐怖主义的“有效工具”和社会不安的诱因。其一,极端主义借助网络传播极端思想并诱发“独狼”袭击,在维尔兹堡恶性砍人事件和慕尼黑惨案中,网络要么扮演了恐怖主义遥控动员的工具,要么成了行凶者的“模仿指南”。其二,案件一旦发生,网上各种信息瞬间交汇传播,政府和民众来不及研判真伪又不得不信,结果导致二次伤害。慕尼黑惨案一人行凶,网上却传多名凶犯持枪在逃,政府宣布全市进入紧急状态;民众则惶恐不安,甚至“谎报凶情”,还有一百多人无端到警署“避难”,慌乱中发生的自伤数量远多于凶案直接伤者。其三,政府在失去信息掌控力的同时也丧失“权威信息”的公信力,联邦政府呼吁民众保持镇静,称难民与凶案无必然联系,但这在网络上迅速遭到瓦解和攻击,民众与政府空前对立。还应看到,网络使人越来越“去社会化”,“独狼”频现加剧了社会安全的不确定性,极大动摇了民众的安全感。而这正是极端恐怖组织期待的效果,它们因此受到“鼓舞”。

为免遭受更多暴力袭击,德国需要全面分析造成目前不安局势的国际国内原因,对症下药,综合施策。(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

展开阅读全文
责编:lengchunyang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