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亚马逊森林里消失了八天……

(原标题:我们在亚马逊森林里消失了八天……)

老极(@仗剑走天涯)

继骑着三轮摩托到北极看熊后,老极和小猪夫妇又带着4岁的儿子小辛巴,走在纵穿南美洲到南极的路上,途经亚马逊,怎能不深入其中感受一下?

在雨季刚开始那刻,我们终于来到了亚马逊河边。

坐在船头,迎着河风,想起曾经看到的一段关于亚马逊的说法:丛林和水流间潜伏着九种危险——鳄鱼、豹子、毒蛇、毒虫、食人鱼、传染病、毒贩子、游击队和劫机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

我们就这么带着恐惧却又期待的心情进入了亚马逊。

落脚点是亚马逊丛林深处的木屋,话说这里的环境太好了,竟然有木头床、蚊帐,能洗冷水澡,还有人给做简单的三餐。其它还有啥?嗯,什么都没了,每天供应两个小时的电。拉臭臭的时候不习惯,因为总是有猴子在对面的树上好奇地看着你。

我们的向导是土生土长的亚马逊人,名叫哈苏。他告诉我们,亚马逊里看动物有两种方法,一是在雨林徒步穿越,在树林里找来找去。二就是坐着快船沿着各个支流搜索,因为动物都要喝水,那河边就成了最好的杀戮场也是观兽区。

第一天,我们就搜索到了条约1.5米长的凯门鳄,它闭着大嘴巴,露着邪恶的眼神,浑身的铠甲一晃一晃的爬进了河里。哈苏说,别看它得瑟,晚上就带你们来抓它,啊?抓鳄鱼?别闹别闹。哈苏说:在亚马逊流域沿岸,凯门鳄现在的数量比人口还要多,已呈泛滥之态,几个国家的政府都会根据季节来制定捕杀鳄鱼的数量。

当天晚上的月亮躲了起来,是一个很黑很黑的夜,我们爬上了那条渔船。哈苏说把头灯都关上,于是一条船在暗夜中的亚马逊河上慢慢地开着。这不就是港台剧里偷渡和走私的场景吗?唯一缺的就是突然间四周亮起了灯,然后有警察在喊不许动,举起手来。小辛巴则抑制不住兴奋地说:爸爸,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啦。开了约莫十几分钟,哈苏的徒弟小向导开始打起了灯,不住地往岸边芦苇丛里照耀着,搜索着,他们想找到凯门鳄眼睛所反射的红光。

约莫过了半小时一直没有目标,心里有小小的失望。突然间,小向导的灯光抖了抖,晃了晃,然后灯光就直射了一个方向。渔船用最快的速度靠近了芦苇丛,笔直地撞上了泥土河岸。说时迟,那时快,向导的一只手飞速插入了河水中,然后一片片大水花开始扑腾……这就是亚马逊捕鳄人的高超本领,看得我们目瞪口呆。原来,鳄鱼虽然咬合力惊人(也就是说它闭嘴的力量很大),但是它张嘴的力气却很小。鳄鱼猎人们就用这个弱点去猎捕它,小点的就掐住脖子,而大的直接就去封住嘴巴。

哈苏开始讲解凯门鳄的知识,并让我来抓一下鳄鱼。我脑袋里第一想法是鳄鱼会反过来咬一口吗?有狂鳄疫苗可以打吗?还没来得及同意的时候,鳄鱼已经被送到我的胸前。抓吧。那鳄鱼皮表面是粑粑赖赖的感觉,那臊臊臭臭的味道,呃,真的不是太好。辛巴则很开心,因为在他印象中鳄鱼是很凶很恐怖的动物,如今却温顺地在他眼前。他尝试着摸一次,摸两次,最后开始笑哈哈地观察鳄鱼的每一个细节……毕竟不是专程来捕鳄鱼的,玩够了,哈苏一边念着祈祷的话,一边把鳄鱼慢慢放到了水里,任其游去……

在游着食人鱼、电鳗、吸血鬼鱼的亚马逊河里游泳是什么感觉?一个字:酷。我们这玩法把岸上蹲着的土著人给逗坏了,他一边大笑一边捂着裆部告诉我:小心,别咬着。

爬巨大的树,荡藤蔓秋千,找各种各样的果实。孩子在丛林里的乐趣太多太多。作为父亲,我喜欢看的就是辛巴沐浴在自由洁净的环境中,我希望就这样陪着他一起慢慢长大。

几天之后,我们带着一身被虫子咬的包,一条当地人颁发给辛巴的食人鱼标本,还有一段段印在记忆里的故事,离开了亚马逊丛林。傍晚时,我们坐在城市的广场上喝着芒果汁,我问辛巴;还会去亚马逊吗?辛巴说:当然要去,但我要穿着盔甲去。

我想起十几年前我刚离开大学,我说我的梦想是读完书后就去看世界,我要徒步去西藏,要和非洲羚羊们一起奔跑,要去亚马逊河里游泳。同学们都笑话我这不是梦想而是瞎想。这十几年来,我心里一直有一句话:一息尚存,从吾所好。再回头看,当年那些梦想,貌似都慢慢地实现了。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