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唤醒”沉睡5年的丈夫,曾想过一走了之

澎湃新闻记者 何颖晗 实习生 汪黄稳

汤晓红说,每天下班了就想回家,和丈夫“说说话”。

六年前,丈夫李刚因脑部血管畸形破裂引发脑溢血,虽经过2次较大手术保住生命,但最终成为植物人。汤晓红不会忘记,2018年夏天,当她把削好的苹果送到丈夫嘴里时,丈夫竟然开始细微地嚼动,这是丈夫“沉睡”了五年后的第一次回应。

汤晓红说,自己从未在乎获奖或得到怎样的荣誉,现在丈夫能“醒过来”,她已经很满足,“就想平静地生活,抚养儿子长大。”

汤晓红照顾丈夫。受访者供图

“我相信他听得到”

9月10日晚上,还在上着晚班的汤晓红接到家人电话,公公旧病复发,再次紧急送医。9月17日,在上海奉贤中心医院的病房里,澎湃新闻记者见到了汤晓红,趁着照顾公公的间隙,她走到病房尽头的楼梯里透透气。

她穿着蓝色衬衫,黑布裤子,梳起的头发有部分散落了下来。生病、医院、照顾,最近的六年,这成了她生活里不曾想的“习以为常”。

时钟拨回6年前,从2013年的“那天”说起。

“80后”的汤晓红与比自己大两岁的丈夫自由恋爱,进而成家生子。原本的生活朴素幸福,然而,意外来得猝不及防。

“丈夫以前是做机修的,身体很好的,从来没有什么毛病。那天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我老公去盛饭的时候脚撞了一下桌角,人就倒在了椅子上。”汤晓红当时还以为丈夫是中暑了,抢救治疗之后,医生告诉她,丈夫脑溢血,醒过来的几率不足千万分之一。她想不明白,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得了病,还是重病。

自己还没有缓过来,不久,公公也因承受不住打击诱发脑梗塞,瘫痪在床。

丈夫和公公先后生病,另一边儿子还在上学,婆婆又体弱多病,当时,她在奉贤巴士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当票务员,面对医疗费用和家用支出,微薄的工资无异于杯水车薪。

她一边节衣缩食偿还债务,一边想方设法努力挣钱,起早贪黑选择最远的公交路线,就为了多赚几百块钱补贴家用,一有时间就主动顶班加班增加收入。她说,自己没有兴趣爱好,过去的几年也很少逛过街。

2000多个日夜里,汤晓红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帮丈夫擦身、翻身,防止长褥疮;吃饭时,她要把食物捣碎,一点点喂给丈夫;每隔一两个小时,她要边“喊喊”丈夫的名字,边给他做康复训练。

“他应该能听到我说话的。”汤晓红的想法非常简单:丈夫只要还在一天,即使是植物人,她就要照顾好他一天。至于“奇迹”,她说压根没敢想。

然而,“奇迹”最终发生了。在去年有了第一次回应之后,现在的李刚已经会点头,还能正常吃饭菜,偶尔还会笑笑。“他现在就像一个小孩,我每天回家就想逗逗他。” 汤晓红说。

汤晓红工作中。

“就想平静地生活,抚养儿子长大”

做票务员的时候,汤晓红在莘团线,这条线很长,全程走完公交车要开两个小时。票务员工作一天,休息一天。考虑到自己工作出去了,婆婆一个人在家照顾家人,汤晓红又不放心了。

2017年,在单位的支持下,她被调到票务室工作,每天上晚班,这样白天有时间照料家里。近几年,公公在进行康复训练后,渐渐地手脚能动了,大小便能够自理,也可以下床活动。

汤晓红的坚强令人动容,却少有人知,在丈夫倒下的头三年里,她睡觉前不敢关灯,黑暗让她变得敏感多虑,只能一边看电视一边入睡,绝望的她不是没有想过“一走了之”。但家人的团结和爱,让她累的时候可以靠一靠。

在她眼里,丈夫性格实在,不会花言巧语,婚后俩人没有拌过一次嘴,有时候自己说话急了点,丈夫就不说话了,处处让着她。她和婆婆也同样没有闹过矛盾,婆婆一直都把这个勤劳能干的儿媳妇当做亲生女儿看待。丈夫和公公出事以后,不论是娘家还是婆家,两边亲戚也都给予了很大程度上的关照。

“我不能走,我公公、婆婆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要照顾好他们。”汤晓红说,自己从未在乎获奖或得到怎样的荣誉,她只是舍不得老公,公公婆婆,心疼他们,现在丈夫能“醒过来”,她已经很满足,“就想平静地生活,抚养儿子长大”。

说起儿子,汤晓红更是难得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儿子一米八四的个子,性格和他爸爸一样,他不会甜言蜜语地说‘妈妈辛苦了’之类的,有一次我无意说起,听别人讲一个店里的奶茶好喝,第二天我下班回家桌子上面就放了一杯这个店的奶茶,我生日的时候,他也会买一点小礼物送给我。”

本期编辑 周玉华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