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城连环杀人案”嫌犯落网,韩警方誓言追查另两起悬案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韩国三大未解悬案之一的“华城连环杀人案”嫌犯近期落网,引发韩国舆论高度关注。悬案也再次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为此,韩国警察厅长20日立下保证书,誓言重启对另两起悬案的调查,给受害者及遗属一个交代。一时间,韩国舆论沸沸扬扬,媒体一边忙着解读两大悬案的各种疑点,一边也在吐槽警方当年的办案不力。

另两大悬案仍疑点重重

据《每日经济》旗下的MBN电视台21日报道,韩国警察厅长闵家垄20日下午前往“青蛙少年失踪案”发生地庆尚南道卧龙山凭吊遇难少年,并向遗属们表示,将利用尖端科技手段对当年案发现场留下的物证进行再次鉴定、重启对此案的调查,给受害者及遗属一个交代。陪同前往的大邱地方警察厅长宋旻宪也表示,警方将不受限于公诉时效,将调查进行到底。

“青蛙少年失踪案”发生在1991年3月26日,当时5名小学生去卧龙山抓青蛙玩耍时失踪。当时警方动员32万警力搜遍了卧龙山,但未果。11年后,一名当地居民在卧龙山一带捡榛子时,发现了已变成白骨的少年们。虽然当时尸检报告显示疑似他杀,但警方未能找到真凶及其杀人动机。2006年3月25日,由于公诉时效已过(当时15年),此案变为“长期未解悬案”。

“青蛙少年失踪案”发生的当年,首尔市又发生了“李炯浩被拐杀害案”。1991年1月29日,李炯浩(当时9岁)在首尔某居民楼游乐园玩耍时被30多岁男子诱拐绑架。随后,绑架嫌犯不断给李炯浩父母打恐吓电话。在孩子被绑架的44天里,李炯浩的父母接到了凶手打来的87通电话,对孩子的父母进行了威胁和折磨。失踪44天后,李炯浩的尸体在汉江边被警方发现。解剖结果显示,李炯浩在失踪后第二天就被杀害,死因是窒息。警方虽然锁定了几名嫌疑人,但由于找不到物证,未能将真凶缉拿归案。2006年1月28日,由于公诉时效已过,此案也变成“长期未解悬案”。

警方当年办案实力被吐槽

据《韩民族日报》22日报道,“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凶李春载时隔33年后落网,最大的功臣是2010年7月开始实行的“DNA法”。但据韩联社21日报道,虽然李春载的DNA与“华城连环杀人案”中三起案件嫌疑人的DNA一致,但李春载一直否认罪行。KBS电视台称,“华城连环杀人案”已过了公诉期,只要李春载本人拒绝接受警方调查,后者也拿他没办法。令人好奇的是,李春载不但欣然接受警方调查,而且每次都很配合。警方表示,接下来的调查方向将集中在攻破李春载的心理防线,让案件调查取得实质进展。

此外,30多年前警方发布的“华城连环杀人案”嫌犯的血型及画像,与真凶李春载本人南辕北辙,因而警方当年的办案实力也遭人诟病。据韩联社21日报道,30多年前警方断定嫌疑人是B型血男性,并发布嫌犯画像。但实际上,李春载的血型是0型,样貌也与画像中的嫌犯差距很大,以至于1994年抓捕李春载(当年因奸杀妻妹而被判入狱25年)的刑警金某近期向媒体透露:“当时华城警方联系过我们,但由于他们提供的嫌犯血型及样貌与李春载不匹配,就这么在眼前失之交臂。”金某还回忆称,李春载谎话连篇、善于狡辩,当时他以奸杀罪被提起公诉时,为了洗脱罪名多次更改供词。因此,他不会轻易承认自己就是“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凶。

事实上,不仅在华城一案上办事不力,警方在“青蛙少年失踪案”上的侦查能力也让人哭笑不得。此前警方断定的死因是迷路低温致死,但孩子们的尸体上有明显外伤。更加残酷的是,五具尸骨是叠罗汉一样摞着的,上面还压着一块大石头,这明显是他杀的痕迹。警方的说法很快就被打脸。

而在“李炯浩被拐杀害案”中,绑匪竟然在警方布防的情况下取走了赎金。即便十几年过去了,警方却连绑匪的长相都未能查明,一切的线索只有他的声音——冷静,口齿清晰,语速不急不慢,没有感情,还透着一股阴冷。

三大悬案均过诉讼时效

《每日经济》21日报道称,这三起杀人悬案发生时适用的公诉期是15年,由于均已过公诉期,即使抓到真凶也无法对其进行惩处。报道称,废除杀人案公诉时效的“泰完法”从2015年7月31日开始才正式生效(1999年5月,当时仅5岁的泰完被人泼硫酸后,在痛苦中死去。为了避免杀人犯逍遥法外,韩国国会通过法律修订案,自此全面废除针对杀人案的公诉时效),意味着2015年7月30日前公诉期已过的案件,不适用于该法。

据警方统计,目前韩国全国共有268起长期未解杀人悬案,这些案件都没有公诉期,只要抓到真凶就能绳之以法。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