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美国会反华机构的操作,揭美政客与“港独”分子勾连内幕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陈圣源环球时报记者李司坤环球时报特约记者王会聪】在香港发生的非法暴力示威活动中,美国一些政客屡屡扮演很不光彩的角色。上周,美国国会一个以“中国”命名的所谓独立委员会举行听证会,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眼下引发多方批评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这个机构提出和推动的。梳理该机构的历史可以发现其背后是一些美国政客与“港独”分子相互勾连,从中也可一窥某些美国国会议员及相关人等是如何操纵香港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

举办听证会“成瘾”?

“在香港的示威中,美国的角色甚是微妙。一些香港示威者挥舞星条旗、唱美国国歌,游行至美国驻港总领馆,敦促华盛顿支持香港。”英国广播公司近日的一篇报道写到香港一些示威者与美国某些政客之间的猫腻:“美国两党多名国会议员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也被香港示威者寄予厚望。”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正是上周美国国会一场涉港听证会讨论的焦点,而主持听证会的则是一个名为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的机构。这不意外。一段时间以来,CECC一直在插手香港事务,为激进暴力分子摇旗呐喊。早在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CECC就鼓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今年6月,反华政客卢比奥和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分别在参众两院重提该法案。卢比奥现为CECC共同主席,史密斯是他的前任。

这样的听证会以往也有。今年5月,CECC举行听证会,其主题耸人听闻——“香港未来悬而未决:侵蚀自治和挑战人权”。参加听证会的有声名狼藉的新老“港独”分子李柱铭、罗冠聪和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香港工党主席李卓人等。

2017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那年5月,CECC举行听证会讨论“一国两制”在港落实情况,卢比奥主持,史密斯出席。李柱铭、黄之锋等人前往“做证”,前港督彭定康通过远程实录视频发言。

2014年11月20日,CECC举办主题为“香港的民主未来”的听证会,彭定康同样通过视频电话露面。2004年,该机构也曾举行主题为“选举后的香港:‘一国两制’未来”的听证会。除了听证会,还有圆桌会。2014年4月,CECC举办主题为“香港的民主和媒体自由前景”的圆桌会,李柱铭、陈方安生等人露面。

回顾CECC的历史,可以说它举办涉港听证会已经上了瘾,这也凸显该机构及某些美国政客在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搅局者”角色。

它这样操纵香港话题

CECC对香港事务特别关注的背后是一些美国政客与“港独”分子的频繁勾连。2014年底一些美国政客推出新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草案,该法案将对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该法于2007年终止)进行更新,而在当年4月,李柱铭就向美国国会建议重启《美国─香港政策法》。李柱铭曾妄称“确保香港是香港,大陆是大陆……不能将香港当成中国其中一部分”。

与美国政客勾连,黄之锋也是典型。这次赴美,他不仅出席CECC的听证会,还和何韵诗、罗冠聪等人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记者会上发言。对于佩洛西,9月初中国外交部就敦促“美方一些政客”恪守国际法,这次再次谴责美国政客“仍然是非不分”。

2016年11月,黄之锋窜访美国,与史密斯、卢比奥见面,唱衰香港。紧接着,卢比奥等人重提“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次年5月,在CECC举行听证会期间,黄之锋将另两名“港独”分子敖卓轩和周永康介绍给卢比奥。

除佩洛西、卢比奥外,CECC现任主席麦戈文也“表现突出”。2017年5月,李柱铭、黄之锋、周永康等人访美“唱衰香港”,与他们会面的美政客中就有麦戈文。去年12月,罗冠聪、周庭等“港独”分子访美,又与麦戈文会面。

仅向“港独”分子“面授机宜”还不够,今年5月23日,CECC 8名议员声称联署致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扬言修订《逃犯条例》将影响美国与香港的“特殊关系”。8月23日,麦戈文和卢比奥发表声明,敦促美国总统在七国集团峰会上讨论香港问题。

据《环球时报》记者统计,从2005年3月至2017年3月,CECC共发布7份涉及香港的“委员会分析”,一些题目令人很难抛开美国在赤裸裸干涉中国内政的联想。此外,该机构从2012年至今的年度报告几乎全都涉及香港事务,对“一国两制”横加指责。

他们是些什么人?

CECC成立时,正值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的最后阶段,当时美国大部分议员同意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认为这符合美国的利益,但一些议员“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治发展问题,于是就有了CECC。

某种程度上,CECC是国会与白宫“争权”的产物,尤其是涉华问题话语权。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信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CECC通过发布报告、举行听证会,一方面借机表达国会的意见,另一方面对行政部门施压。

CECC没有立法权,也没有法定监督权,但其成员常常参与到涉及中国的法案的撰写和引入中。例如,“保护香港法”就是由麦戈文作为主要支持者于今年9月11日引入众议院,其目的是禁止美国对香港商业出口警用镇暴物品。

在奇数届国会,参议院议长(即副总统)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建议下推举委员会中的一名参议员做主席,众议院议长则任命委员会中的一名众议员做共同主席。偶数届国会上,则由众议员做主席,参议院推举共同主席。今年1月开始的第116届国会,主席为众议员麦戈文,卢比奥为共同主席。

CECC共有23名成员,参众两院各9人,其他5人是国务院、商务部和劳工部的代表。信强说,CECC的成员不能一概而论都是反华议员,但里面的确有一些人对中国话题特别“积极”。看它关注的涉华问题,可想而知不会有什么公允声音出来。该委员会里挑头的,特别是做主席的多数对中国不友好。

做了多年CECC负责人的卢比奥尤其活跃。他是众多与中国相关法案的主要引入者,而这些法案有的涉及中国主权,有的涉及贸易和技术转移。由卢比奥引入的中国相关法案议题已大大超过CECC本身所覆盖的领域。

麦戈文被美媒提及时常有一个修饰语——“长期支持西藏事业的美国国会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去年底美国总统签署的《西藏旅行对等法》,就是麦戈文于2014年向众议院提交的。2016年,他发起组织72名议员给时任总统奥巴马写信,要其公开支持达赖回西藏。

这边“紧盯”中国,那边甘当“走卒”

美国媒体曾报道说,当年CECC成立时,中国官方对美国决定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表示欢迎,但批评成立CECC的相关立法,认为该委员会的作用是干涉中国内政。事实的确如此,该机构发表的所谓年度报告常常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严词批驳。   

CECC是一些美国人士在中国问题上制造噪音的一个缩影,类似机构及政客还有不少。除佩洛西外,经常鼓吹对华强硬的美国国会议员约霍曾联同他人提出议案评论香港事务,炒作“港独”组织“香港民族党”被禁一事。他不时接待反对派访美,比如去年5月见了香港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及党魁杨岳桥等人。

今年5月李柱铭等人窜访美国时,由反华政客主导的另一个国会附属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积极配合”,引述CECC主席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的言论等发表报告。美国国会一个名叫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机构也很活跃,而麦戈文和史密斯正是这个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他们在委员会里对中国“特别关照”。

信强表示,CECC总体而言发出的声音对中国不友好,它跟USCC相似,主要作用其实就是“盯住中国”。有分析称,CECC每年提交的涉华报告及举行的听证会,往往会给中美关系带来不和谐的声音,但它主导不了中美关系发展的大方向。CECC成立以来的近20年,中国快速崛起,这个过程中,美中实力此消彼长,这是美国那些别有心思的政客无法回避的现实。

加拿大全球研究网近日刊文评论称,黄之锋在全球飞来飞去,与有钱有势有名的权贵对酌共饮,如果他试图将自己描述为一个草根运动领袖,那他的所作所为再糟糕不过,压倒性的证据显示他只是美国外交政策和更迭政权企图的又一个“走卒”。其他窜访美国、“告洋状”者何尝不是?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