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男婴手术后针头滞留体内近1年未找到,院方:走司法程序

每位父母都盼着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然而对于家住陕西榆林,仅仅15个月大的童童来说,时间每过去一秒,都是煎熬。爸爸妈妈盼着他长大,又怕断在他体内的针头在他体内游去更加危险的地方。

2018年12月24日,白先生带着童童去往榆林一家医院做手术,住院三天之后,留置针头断裂在了童童的体内 。那时候,童童才刚刚5个月大

至此,这个刚刚盼来二胎的家庭,走上了一条艰难的求医、维权路。

断裂的滞留针

一场常见手术,留下了一根断裂的针头

2018年12月24日,家住陕北榆林市的白先生发现自己5个月大的孩子童童(化名)眼角分泌物过多,于是他便带着童童来到榆林市星元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孩子需要做鼻泪管探通手术。

在给医生缴纳了五百多元的手术费用之后,童童便进行了手术。手术完成后,童童出现术后感染的情况,12月25日,再次进入星元医院进行治疗。

住院三天之后,12月28日医院护士来给童童更换留置针时,将留置针拔出后却发现针头导管断裂不见了 。遍寻无果后,医院赶忙给童童安排了B超检查。

检查出来的结果,让白先生夫妻二人近乎崩溃。

根据B超显示,左侧颞部头皮下有长约15mm的管状回声物,距表皮约1.3mm,也就是说,针头导管可能就断裂在童童的头部血管里。

在榆林市星元医院的诊断书中写到:“患儿左眼红肿,患儿年龄小,血脑屏障差,眼部感染易扩散至中枢神经,暂不排除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必要时行腰椎穿刺术。

找不到的针头

因为孩子年龄太小,并且一直伴有术后感染,星元医院又不具备相应的医疗条件。2018年12月28日,白先生连夜带着童童来到西安市儿童医院就诊。本想着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存留在孩子体内的针头就可以尽早取出来,小孩也不用受罪了。但是最终的结果,让人心慌。

同年12月29日,童童在西安市儿童医院进行手术,当时B超显示针头还在头部血管里,并且主治医生也多次检查了针头所处的位置。然而在手术过程中,医生却没有找到针头,可能是因为血液流动改变了针头的存留位置。

因为找不到针头,童童出现了眼部肿胀,眼角分泌物增多,发烧等各类并发症。

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前往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治疗,医院诊断证明写到,左侧颞顶部局部皮下脂肪层信号偏低,也就说是,孩子体内的针头依旧没有 找到。

留存在童童体内的针头,成了白先生夫妻二人的心头刺。

涉事榆林星元医院表示“走司法程序”

白先生夫妻二人在陕北榆林经营着两个门店,自从去年童童发生这件事情以后,因为要带着孩子看病,家中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已经无暇顾及生意,就把门店关了,也损失了一部分钱。白先生说,童童得病至今,治疗费、路费等共计花费了近10万余元,这对于刚刚经历店铺关张的二胎家庭来说,负担着实有些重。

事发之后,白先生一直在跟榆林星元医院沟通协商此事,院方承认此次事故是由医护人员的过错导致。据白先生透露,院方最开始付过五万元,用于童童的后续治疗。

2019年5月,白先生无奈之下向媒体寻求帮助,之后当地榆林市卫生局医疗调解委员会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

交通91.6记者联系到榆林星元医院,院方承认此次事件属于医院的过错,目前他们已告知白先生,可以走司法途径来解决。

针头留置近一年

调查结果仍未出

从2018年12月出事,到2019年11月,对此事进行调查的榆林市卫生局依旧没有给出相关的调查结果。

按照医院的说法,白先生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对于白先生而言,看病已经花费大半积蓄,目前白先生已经无法承担司法程序所需的相关费用 。至此这件事陷入了僵局。

因为针头一直留在体内无法取出,童童至今都遭受着病痛的折磨。白先生说,孩子现在总是哭闹,并且伴有呕吐,每天晚上都会吐一到两回才能入睡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十几天。

现在白先生夫妻最担心的是,这根“找不到”的针头会不会顺着血液滑到童童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后果不堪设想。近一年的看病维权路,已经让夫妻二人精疲力尽,他们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孩子哪天因为这个“针头”出现意外。

白先生说,作为家长,他的心情很沉重,也很内疚。只希望“缠”了童童一年的针头早点离开,也盼望着这件事情能够解决,自己能早点看到调查结果。

记者:徐钰婷

来源:陕西交通广播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