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流感,为何有那么多谜?耶鲁大学助理教授:人们对流感“警报疲劳”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郑琪 侯健羽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倪浩 丁廷立】编者的话:“美国每年死于流感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获得的国际关注却很少?”“流感这样多,美国人为什么还不戴口罩?”当全球加紧防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时,有关美国为什么“任由流感大流行”的种种疑问也浮出水面。特别是近日有日本媒体猜测性报道“美国上万流感死者中有部分死于新冠肺炎”,还有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抨击“美国疾控中心(CDC)对公众说谎,新冠肺炎在美国确诊感染者已上千”,更让美国流感的厉害程度显得迷雾重重。而从CDC的媒体通报看,新冠病毒“很有可能”在全美发生大流行,这也引发人们“流感+新冠”会不会双重打击美国的担忧。对此,接受采访的美国专家和民众相对乐观,认为美国不会因为“流感+新冠”出现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

对流感“警报疲劳”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曾表示:“在我们最害怕的公共卫生危机列表中,全球性的流感疫情始终位于前列。”在美国,易染流感人群主要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孕妇、患有神经疾病的青少年及儿童,以及糖尿病、哮喘、癌症、艾滋病、心脏病和中风患者等。美国卫生部门官员近日称“流感死亡率为0.1%”。

美国疾控中心(CDC)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15日,全美逾2900万人在本次流感季感染流感,其中约有28万人住院,至少1.6万人死亡。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表示,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流感季,受影响的儿童和年轻人比例高于老年人。CDC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本次流感季,美国已有105名儿童的死亡被认定与流感相关。自2004年该中心开始记录流感数据以来,今年的情况是除2009年美国创纪录的流感大流行之外,同期流感相关儿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迅速肆虐的流感病毒迫使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的中小学停课,将克利夫兰的献血量降至危险水平,一些医院开始限制探望病人。

生活在纽约的马罗塔女士提起2009年的那场甲型H1N1流感痛心疾首——疫情夺走了她5岁的儿子约瑟夫。如今马罗塔在社会团体“抗击流感家庭”担任首席运营官。2月23日她在《坦帕湾时报》撰文称,流感是美国人的十大杀手之一,儿童尤其易感。在严重的流感季,近30%的学龄儿童因患流感无法上课。

从各种数据看,美国流感的杀伤力不低。但奇怪的现象是,面对流感,美国人通常不会特别恐慌,也不会有特别的防护。对此,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助理教授、美国中国卫生政策与管理学会会长陈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行为经济学中有一个常用理论叫‘警报疲劳’——当一个危险每年都来的时候,人们就会倾向于比较麻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对这样的“警报疲劳”可谓印象深刻。几年前,记者曾因高烧到一所美国高校下属的医院看病。第一次去,前台说必须预约才能来。第二天再去,一个全科医生给记者量体温、测血压、照照嗓子和耳朵之类的简单检查,也没有做病毒测试,就认为是普通感冒。在记者要求下,该医生给约了一周后看专科医生。最后经专科医生诊断,才开了些治流感的药。虽然当时买了学校的医保,但药费只给报销一小部分。记者一位做汽车保险的美国邻居也有类似的经历,他表示:“新冠病毒存在很多未知之处,但在我们美国看来,这是外国人的问题。相反,我们认为流感更为严重,但又有点习以为常。”

在这位美国工薪阶层看来,预防流感主要是打疫苗。在美国,医院、诊所和连锁药店都有免费的流感疫苗可以打,美国人认为“流感处于相对可控范围内”。美国医疗费贵,而部分人又没医保或只是低价医保,买和没买差别不大,因此有病就吃点药自己扛。谈到美国人很少戴口罩,他解释说:“美国很多地方地广人稀,疫情传染不会太厉害。很多美国人住独门独院,出门只能开车,公共交通在很多地方也没有。一些人从人口密度小的地方来到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也不习惯戴口罩。另一个原因是,我们似乎对CDC 很信任,如果CDC 认为没必要戴口罩,我们就不戴。”

美国流感的确还给外界留下一些“不解之谜”,如有的州严重,有的州相对较轻。陈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美国大城市往往住着很多穷人,而穷人往往是没有保险的,反而在美国广大的乡村地区,流感疫情风险很小。”他还提到,流感通常在共和党执政的地区影响更大——部分原因是小政府主张,该党执政的州不时有医院关闭的情况出现。相比,民主党主张大政府,财政经费较多。在应对流感上,除鼓励接种疫苗,美国的制度优势是CDC有较大权力。CDC可以直接、有效协调州与州之间的口罩、防护服等物资和医疗人员。而且CDC可以直接向总统汇报,如果某个州的流感发病率提高很快,CDC可以建议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一旦宣布,联邦政府就会拨款帮助防疫。

陷入“疫苗无用”误区

按照CDC发表的声明,“美国人不仅现在面临流感威胁,而且年年如此”。通常来说,高峰期介于12月至次年2月的流感可导致930万到4900万美国人感染,数万人死亡。1918年岁末至1919年年初,西班牙流感曾造成5000万至1亿人死亡。因此,美国2018年还刊文回顾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疫情”的暴发100周年。但不幸的是,2018年美国也遭遇约40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导致8万人死亡。而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流感并非只是美国的问题,全世界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多达6.5万。

CDC数据显示,疫苗往往能使流感疾病减少40%至60%。对所有年龄段的人群而言,接种流感疫苗仍是预防流感及其潜在严重并发症的最佳手段。但2018年至2019年,只有不到半数(45%)的美国成年人接种流感疫苗,儿童的接种比例也只是62%。原因是一些人认为流感疫苗“无效”或担心有副作用而陷入“疫苗无用”的误区。2011年2月,当时12岁的玛蒂原本又健康又活泼,但在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后开始咳嗽、发烧,进而呼吸困难,确诊是病毒性流感后,她在圣路易斯儿童医院住院了93天才从死神手里逃过一劫。两年前,她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肺内的疤痕组织仍导致她经常剧烈咳嗽,这种后遗症或将伴随其一辈子。

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疫苗专家谢夫纳认为,“新冠肺炎和流感之间的危险没有可比性,前者的病毒将只是地平线上闪过的一个小光点。”在谢夫纳看来,正是因为熟悉流感而滋生轻视之心,但相比之下,新冠病毒神秘且来自异域,当疫情蔓延后,美国人也会感到焦虑。有美国网民的留言这样写道:“人类大脑被设计成警惕新威胁并淡化既有威胁。流感?我们已知道它的底细。每年成千上万人死于它,是的,我们有疫苗但尚未接种,随它去吧。至于新冠病毒,还是要警钟长鸣。”还有的网民说:“我们应重视新冠肺炎和流感的杀伤力,并对二者都采取预防措施。当你感觉不好时,勤洗手、少出门,外出戴口罩,这将帮助我们同时抗击这两种病毒。”

相信CDC的专业性

CDC近日正处于风口浪尖。日本朝日电视台21日在报道中称:“上万名因流感致死的美国人之中,有部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对此,CDC22日在回应《环球时报》记者询问时表示,没有证据支持日媒的相关猜测。近日,还有名为保罗·科特雷尔的美国博士在社交媒体上抨击CDC,称其“隐瞒实际感染数字,新冠肺炎在美国确诊感染者已上千”。

谈及这些网传流言和媒体猜测,陈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信,属于瞎猜。因为新冠病毒的确诊需要进行核酸检测,有资料显示,美国CDC对流感患者进行抽检的比例并不高,很难确定一个具体的数字。”他认为,美国人特别相信CDC的专业性,并听从其指导。美国执政党通常不会对传染病的情况进行隐瞒或大意,相反,还会过度反应,因为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影响到选举。但由于新冠肺炎的发病特征和流感差别不明显,美国前期又不具备核酸检测能力,不能排除美国的流感死亡案例中有部分可能是感染了新冠病毒。

据陈希介绍,美国的统计方式与中国不同,不是根据直接死因统计,而是采取一种大口径统计。很多人其实不是直接因流感死亡,但并发症中有一种是流感,美国就会将其统计到流感死亡数据中。这样会导致统计数字被大大高估,真正直接因为流感死亡的人数肯定要少一些,这种过度反应是美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个特点。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流感跟新冠肺炎在症状表现上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没经科学检测之前,人们很难进行主观上的区分。美国这次流感死亡人数较多,因此引发“流感病人中是否有很多人感染新冠肺炎”的猜测。他认为,美国疾控监测系统比较发达,应急能力也比较强,因此出现大量新冠肺炎病人夹杂在流感人群中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一些推测性报道不足为信。

王培玉说,美国已出现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而且现在正是流感多发季节,因此美国会提高警惕,加强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美国比较脆弱的地方在于:万一疾病扩散,其干预措施将明显弱于中国。美国政府不会表现出像中国这样强的社区防控能力,政府号召力和地方执行力也弱于中国。在王培玉看来,在流行疾病防控的行政干预能力上,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他举例说明美国存在的漏洞:2009年流感,就是因为没有采取强有力的隔离措施,没有对人员流动进行有效管理,结果造成疾病扩散。但综合而言,按照美国既往的疾控经验,业界一般比较相信美国在新冠肺炎方面的监测和控制能力。同时,美国有很多中国目前可以借鉴和学习的地方,如:科研能力强,很多高校有针对公共卫生和流行病的教研组,而且分类很细;世卫组织中的很多技术、策略支撑都来自CDC;美国传染病的应急系统也非常强大,整个系统的分工明确,反应迅速;另外,美国不同程度上参与并了解全球各地的流行疾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医生数量不足是隐患

美国杜克大学马戈利斯卫生政策中心主任、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前局长麦克莱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公共卫生应对机制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努力防止传染病大流行。为此,CDC建立了一个广泛的系统,旨在早期发现疫情。CDC是联邦机构,通过与地方公共卫生部门、医院、诊所的数据共享系统,可快速掌握全美的传染病发病信息,随时收到全美各处发来的警报。

麦克莱伦说,2009年美国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幸运的是致死率相对较低,很多人可以在家中隔离并自愈。美国应对甲型H1N1流感的第一步是防止其进一步传播,其次是重视治疗手段的创新和疫苗的研发。疫情蔓延后,最初需要将病人的病毒DNA样本送至CDC总部,这需要数天时间。此后,美国开始使用多聚酶链式反应(PCR)技术来检测病毒,几个小时内就可以实现快速检测。对于这种新的测试手段,FDA有一个快速评估和批准通道,为应对疫情争取时间。当年的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一波在春天,另一波在秋天。但第二波大流行之际,FDA已将疫苗准备就绪,这最终有助于遏制疫情。麦克莱伦表示,对严重的疫情,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是有预案的,联邦层面由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牵头,各州和地方每年也都要制定自己的应急计划。美国医院扩容的总体原则是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在危机爆发时,统筹使用军队和民用医疗资源,用于隔离和治疗患者。美国的医疗体系偏重护理和治疗严重疾病,但医生数量可能不足是一个隐患。他同样认为,美中两国可以加强医疗领域的合作,从对方的医疗体系中学到更多。

展开阅读全文

原创栏目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
热点推荐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