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 评论> 评论滚动> 正文

特恩布尔的一票否决:陆克文“不合适参选联合国秘书长”背后的利益考量

2016-08-05 环球时报 高林 分享

近日,澳大利亚前总理、前工党领袖陆克文参选联合国秘书长的计划遭到否决。此前有报道称,由于内阁投票未能通过,决定权被交到了现任总理、自由党领导人特恩布尔的手上,并最终被其否决。理由为“鉴于陆克文在任期间的领导权威性问题上,不符合联合国秘书长一职的要求……因而本届政府认为陆克文不合适参选“。

虽然老陆自身问题确实不少,但这在事实上并未妨碍其有机会参选联合国秘书长一职,如若能幸运当选,这对于提升澳大利亚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以及国家形象无疑是非常有益的。但特恩布尔的否决则让陆克文连去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了。因而,决定一出,便遭到了工党一众政客的抨击。在他们看来特恩布尔为了自由党的利益,选择损公肥私,使得澳大利亚失去联合国成立70年以来首次荐举一名可敬的澳大利亚公民为候选人的机会。

可特恩布尔究竟是因为什么利益而选择“砌墙”阻挡老陆呢?

抛开特恩布尔给出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直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对于特恩布尔来说,若支持陆克文,他必定会失去党内威信;而若不支持,则会被认为党同伐异。后者很好理解,他此刻面临的正是这样的“控诉”,但前者该如何理解呢?

这就涉及到自由党内部的“分化问题”了。虽然在上周四的内阁商讨中,支持推荐一方的内阁议员与反对方的比例为11:10,换句话就是,特恩布尔党内都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议员支持陆克文参选,但特恩布尔却无法选择顺水推舟,依据“多数表决的基本民主原则”去同意老陆参选。因为自由党内的极右派才是惹不起的主。

身为中立派政客的特恩布尔,一直以来并不受党内极右派的待见。再加上本次大选中,自由党在议会只获得比工党多一席这样差强人意的结果,这就让特恩布尔非常担忧有朝一日会步陆克文、吉拉德及艾伯特的后尘,遭遇党内投票替换的悲剧。残酷的现实逼迫特恩布尔必须回应党内极右派反对陆克文出选的声音,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安抚以公开批评联合国而闻名的保守议员博纳迪为代表的极右派,逐步强化自身在党内的威信。

当然,这个选择就意味着他将违背“多数表决的基本民主原则”和面临“党同伐异”的批评。可这对于特恩布尔来说,压力远不及惹怒极右派来得大。毕竟,以外长毕晓普为代表的中立派并非极端派,会理性、合理地对待任何结果,而毕晓普本人还是特恩布尔最亲近的盟友,具有相对稳定的关系,不会贪小失大去策动党内变革。至于工党,反正基本上特恩布尔的多数决定都会遇到来自工党的批评,倒也不差这一回了。

简而言之,特恩布尔不顾国家荣誉,坚决否决陆克文参选联合国秘书长,并非因为什么“陆克文违背国家利益”,不过是自由党内政治博弈的考量。但此举也暗示了特恩布尔不仅仅在议会上面临着僵局,在自由党党内也面临着分裂局面,这个分裂甚至已经使得其不得不尽可能地服从极右派的意愿。可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政治现实下,特恩布尔在无底线的让步中,真的能够避免如陆克文、吉拉德和艾伯特那样的闹剧式的政治斗争吗?

—— 高林,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问题研究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